上帝儿女
 
 
 
“古惑仔”张军令见证:从死刑犯到被神拣选的器皿

摘要: “我不是普通人,而是烂人;且不是普通的烂人,而是世界上最烂的人。因为我卖毒品给别人,自己却不碰毒。……”这是张军令弟兄在获得台湾更生团契“义光奖”(三光奖包含:志光奖、义光奖及恕光奖)时发出的自白。张军 ...

“我不是普通人,而是烂人;且不是普通的烂人,而是世界上最烂的人。因为我卖毒品给别人,自己却不碰毒。……”这是张军令弟兄在获得台湾更生团契“义光奖”(三光奖包含:志光奖、义光奖及恕光奖)时发出的自白。
张军令,台湾“恩膏书房”的创办人,出生在香港。祖父是干人蛇集团的,父亲开赌场、妓女户。出生在如此家境,张军令从小就是一个“古惑仔”。虽然从小就被父亲教导:“毒品千万不能踫,否则一定会家破人亡。”所以张军令从小便对毒品有抗拒的心态。但是在暴利的诱惑下,张军令昧着良心:“反正不是自己死,是别人死”,走上了贩毒之路,最后落入法网,沦为阶下囚、判死刑。然而,因在狱中遇见生命的救赎耶稣基督,生命得以更新,获得假释,重新建立家室,并创办了自己的福音书房。
本报同工采访了这位重获春天的“古惑仔”。
基督日报:从网络上了解到您的家庭背景,能简单谈谈您的成长经历吗?
张弟兄:爸爸是开赌场和妓女户的,出入都有小弟保护着。开的是红色的开篷跑车。当我小时候从认识事开始,我便很羡慕我爸爸,当时,别的小孩子都想着长大后的志愿:当医生、律师、警察等等。
但我从小的志愿是和爸爸一样,做黑社会的老大,出入要有很多小弟跟着。所以我在小学六年级,便靠着爸爸的所谓名气,在学校中自己成立帮派,也收了很多小弟,甚至年龄比我大的,也成了我的小弟,为了让小弟对自己顺服,便故意做出一些欺压别人,打架,偷窃,抢劫等事情给小弟们看,让他们知道我的胆量有多大,有多厉害。
我从小经济很富裕,因我是长子,也是祖母的长孙,祖母特别疼爱我,只要开口要钱,祖母一定会给我的,爸妈想打我或骂我,我祖母一定会挡住,所以我从小就天不怕,地不怕。
从14岁开始,我便第一次因抢劫而坐牢了。但在狱中,也靠着爸爸的关系(他已把狱警买通了,狱警也给我特别照顾)加上狱中很多帮派也认识我爸爸,我在狱中便“横冲直撞”什么也不怕。前前后后坐了四年牢,认识狱中的帮派愈来愈多,感到自己也快成了和爸爸一样的大哥了。
但父母爱子之心,爸爸看着我愈来愈不像话了,又担心我会再出事,决定把我送离香港,大陆、台湾给我选择,我便选了台湾。
基督日报:能详谈一下您在监狱里的心理感受及信主过程和内心的改变吗?怎样从死刑到无期徒刑,再到假释呢?
张弟兄:在我被捕时,当年的法律是烟毒条例唯一死刑,但虽然是唯一死刑,但很多法官是判不下去的,因总算是一条宝贵的生命。但我判死刑的原因是法官说,我验尿没有吸毒,别人是因为吸毒,最后没钱只好贩毒,是以毒养毒,情有可原。但我没有吸毒而去贩毒,罪加一等,加上是国际贩毒,我被叛死刑。
当收到死刑判决书后,我一边看,一边全身发抖,想不到自己不到40岁,生命就要结束了。想到在香港的妈妈(当时爸爸和祖母已离世)、自己的妻子和小孩,从不知天高地厚的我,那一刻眼泪涌了出来。
但后来律师替我上诉,高等法院法官说我没有前科(其实是台湾和香港没有邦交,他们查不到我的前科),改判我无期徒刑。但当时我又后悔上诉了,无期徒刑——我已快40岁了,是否坐牢坐到死,有没有命出去还是未知数!我又情愿死了比较好,反正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心中充满矛盾,真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了。
因我以前贩毒时,怕黑道抢我毒品,又有人欠我的毒品钱不还,为了自保,我便加入台湾最大的帮派——竹联帮,而且和大哥们混得很好(因我有钱请他们去玩)。靠着帮派的关系,在狱中没有人敢欺侮我,只有我去欺负别人。
在狱中关了四年后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,遇见基督教更生团契的牧师到监狱传福音,可能我是香港人的原因吧,马上便被牧师注意到了。每次来狱中传福音都会找上我。后来我知道他是神差来的天使,但我当时很不客气的对牧师说:“我能否活着出去也是问题,现在信耶稣,有用吗?除非耶稣马上放我出去,我便马上信耶稣。而且我在狱中,也没有钱奉献给你们的,您该死心了吧!”
但牧师却死缠烂打的不放过我,到最后我怀疑牧师是否有神经病,怎会传福音给我,强迫我去信耶稣。
直到有一天,牧师送了我一本圣经,我当时根本连看也不会看圣经的,狱中的黄色小说,武侠小说多得很,怎会去看圣经呢?
但有一天晚上,很奇怪的,我不小心把开水洒了,枕头弄淋湿了,我便随手拿起圣经作枕头,想睡却睡不着,便把枕头(圣经)随手翻翻,从那时,我便好奇的开始看圣经了。刚开始,旧约看不懂,只能看新约,当我从圣经新约中领悟出耶稣的死亡原因(为世人而死)后,我便在三个月内把新约仔细的看完了一遍。之后便开始看旧约,但旧约很难明了。想不到无神论者的我,那会儿竟然天天等着牧师来,好问他关于圣经的难题。接着我在一年半的时间中,把整本圣经看了两次。

在狱中关了8年后被移去澎湖监狱,澎湖浸信会牧者在狱中为我施洗,我成了正式的基督徒了。受洗后,狱警说我脾气变好了,行为良好,帮我办理申请假释。四年后假释通过,便出狱了,一共坐牢12年多。
出狱后,我无家可归,在台北火车站睡了三天,想着重出江湖,想着我的发财大计,把耶稣放一旁去了,于是打电话给以前贩毒的老大,我说想回去贩毒,都讲好了。我却突然间想祷告,在祷告中,我亲眼看见神在责骂我:“死性不改”,我开始害怕了。便打消了贩毒的念头,去更生团契的“中途之家”住下来,过着和在狱中一般没有自由的生活,因在“中途之家”是有门禁的团体生活,每天读经,和坐牢没有什么分别。
我慢慢的习惯了“中途之家”的生活后,我晚上去读神学院,因为在狱中常常看书,看习惯了,常常想买一关于神学方面的书籍来看,但在“中途之家”一个月只有一点点生活费,我哪有钱买书呢?
出狱后一年,我找到一间基督教出版社的工作,是货仓的杂工,我一待,便待了12年,从杂工做到业务经理,但我常常想到以前读神学院没钱买书的情形,当时便立志要去帮助贫困的神学生。
基督日报:能谈谈恩膏书房的创办过程吗?您是希望降低神学生买书的压力,那请问到恩膏书房买书的一般都是神学生吗?
张弟兄:为了完成帮助贫困神学生的愿望,我和老板辞职了20多次。到第三年,老板见我心意已决,才准许我离职,离开了高薪的经理职位后,把太太的房子抵押给银行,开设了“恩膏书房”。我用书的进货价,一毛不赚的把书卖给神学生。但不多久,消息传了出去,出版社误会我压低价钱抢生意,开始抵制我,不供应书给我卖。我当时想:“完了!书房装潢用了10多万,又欠银行钱,房子也没了”……后来我患上了忧郁症,在我忧郁症期间,我太太每天为我祷告,她每天打电话给出版社解释。最终出版社了解了原因,事情才平息下来。
但书房的生意不如我预期的好,因我们没钱租大马路旁好的店面,只能租在巷子里,常常两三天没有客人进来。经祷告后,我和太太便把书房奉献给我们的董事长耶和华,一切交给衪去安排了。(编者注:恩膏书房的名片上写着:董事长耶和华)
没想到我们的董事长,真是厉害,感谢衪,我们开书房至今四年了、从零开始至今,竟然有30多间国内外出版社,主动找我们代理他们的书籍(我没有求助过他们,全都是出版社主动找上的),使我们从门市转型到书籍的批发商,把书籍发给全省的基督教书房,生活便开始安定下来了,这全是我们董事长的功劳。
基督日报:了解到您经常去少年观护所和小朋友们分享,都分享什么呢?是怎样的感动让您上午卖书,下午又抽时间去关心小朋友?
张弟兄:有一次因好奇我和更生团契的传道去了少年观护所。当我进去看到一名14岁的小朋友时,我问他为什么进来?他说是抢劫和杀人。我顿时整个人都呆了,想到我14岁第一次坐牢,只是因为抢劫,但现在的小朋友比起当年的我狠多了,我是老大的材料吗?也想到我在狱中,那位被我称为“神经病”的牧师是如何救了我。
于是从那时开始,我便常常把我的过去告诉小朋友们,我如何从耶稣那里找到真实的我自己,和他们分享信耶稣的好处和真理,希望能藉着自己轻微的力量,救每一个在狱中的灵魂!
 
主办单位:营口西尔伯曼钢琴有限公司
版权发布:营口之窗网站
技术支持: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(国家批准建站单位)
 
网址:www.hallelujahpiano.com
地址:中国营口市西市区民兴河北街21号